行程天数: 1 人均消费: - 和谁一起: - 旅行方式: 自由行

信江书院,三百年来与上饶城静默厮守,如一位仁厚笃定的长者,落座于信江南岸黄金山上,轻笼江南烟雨,在江流暗涌的涛声里,眺望灵山俯瞰众生。

隔江相望临水而居,我常常在江北步行街口,越过比肩的人流仰视他。身边不时走过大声吆喝的小推车,正在兜售蟑螂药的江湖客,还有踩着滑板呲溜快进的少年背影。

喜欢在晚霞漫天的黄昏,立于步行桥中央,江面波光潋滟晕满江天,南岸书院钟灵台魁星阁,似镀金的神殿,绿荫里探出翘角飞檐。待暮色四合月华升起,看再钟灵台迷人的金色,雄浑的楼阁,与残阳一同沉没,遂悄无声息,隐遁在两岸灯火的背面。

六月的雨季,长的好像一个世纪,记不清有多久没见到阳光,就像记不清有多久没走近他。落雨天读书天,捧着泛潮的书本,对着雨帘发呆,突然想去书院听雨了。 跨入这道门,院墙外书院路上喧嚣车流,瞬间如落潮般隐去。

雨雾中的信江书院,回廊寂静,大堂空旷,寂寥清幽。适合弹一曲古筝,听一场绵延无休的雨,适合如叶嘉莹先生一般,吟诵一首古诗词,抑或看一场书画展。

这样的地方,是需要穿一双软底平跟鞋,着旗袍或布衫来的。不想用哒啦的脚步声,惊扰尘封已久的历史,可还是惊动了大堂内举办七一老年书画展的几位老人。

观展人迹寥寥,只有主办方的几位老师和我们。书画和文学一样,是一门寂寞的艺术,寂寞的可以让你听见自己的呼吸和心跳。

其实寂寞也没什么不好,甚至有些奇妙。人在孤独中,面对空虚、面对空白,会有活跃的思维和创造,在心潮激荡想象驰骋的世界,撷取大漠孤烟里开出的花。

前不久在另一场画展,欣赏到一幅183cmx96cm的工笔孔雀牡丹图。虽不懂书画鉴赏,但能在红花绿叶、翠羽丹喙匀净整齐线条的光泽里,感觉到刚柔疏密间肌理的美感,虚实写意里气韵灵动的质感。

作者是年近七旬的张筱红女士,早年陶瓷学院毕业,分在工厂一辈子,美术专业也荒废了,直到退休才重拾画笔。完成那巨幅孔雀牡丹图,老人耗时近一年。

再看眼前的这些书画作品,你可以想象那些鹤发苍颜的作者,执一支柔毫横撇竖捺,胸有万壑,笔下千钧。每日案前枯坐,柳骨颜筋舐毫吮墨,安静地一点点泼洒勾勒,那画面亦是静美无声。

七一是个特殊的日子,电视台记者闻风而动,接受记者采访的老人,是原上饶市直机关工委书记余积善老先生。随后,俺也客串了一回记者镜头下捧哏的路人甲。

大堂遇见久仰大名的上饶文化名人,原上饶日报社社长龚乃旺先生,热心引导我们观展。一幅悬挂大堂正中的书法作品,出自市教育局老局长盛平珍先生之手。

没想到这位一口余干普通话,在政坛浸淫多年为人谦和的老领导,竟有如此雅趣与笔力。自叹孤陋寡闻之余,心中满溢对文教、新闻界前辈们文化素养人文情怀的景仰与尊重。

梅雨季回南天,徘徊信江书院,一榻轩前倚竹听雨,亦乐堂里吟咏唱酬。遇见一场画展,邂逅文化前辈,清清雅集洗心尘,同道新交是故人,皆是生命里美好的相遇。

发个神评论吧 0 /300

评论(0)

    评论(0)

    暂无评论
      0 /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