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程天数: 3 人均消费: 4000 和谁一起: - 旅行方式: 自由行

晴隆,那些埋藏在岁月深处的烽火往事 说到贵州,百分之九十的人都会想到黄果树瀑布,再说多一点,大概也就是镇远,西江苗寨,赤水,荔波这几个出名的地方了,提起晴隆,我估计很多人都会摇头: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 我来告诉你,那是黔西南州下辖的一个县,二战时赫赫有名的史迪威公路中,名扬世界的二十四道拐路段就在这里,晴隆在烽火岁月里,曾经有相当长的时间,是抗战生命链中不可或缺的一环。 所以这次的行程,全部是在黔西南州完成的。这个美得几乎要上天却毫不自知而低调的地方,有峰林,有峡谷,有湖泊,有大自然巧夺天工的奇迹,有浓郁的民族风情,更有美食! 刚下高速,就看到列队在路边唱着歌欢迎的姑娘们。晴隆之行,就在这样朴素又热情,诚恳又直白的气氛里,拉开序幕。

晴隆古名安南。 “七七”事变后,日军全面侵华,封锁了中国对外联系的陆海通道,滇缅公路成了海外援华物资进入中国的唯一通道,而物资到了昆明以后,又必须经过滇黔线才能运往前线,晴隆,就这样成了这条线上一个重要的中转站。史迪威公路上最著名的二十四道拐,就在离晴隆县城不到两公里的山上。 如今的安南古城,其实是在古城晴隆县城的基础上进行重建修复的,最大限度地还原了当时的历史风貌,也是电视剧《二十四道拐》的拍摄基地。

走进古城,喧嚣却被抛在了身后。 街面上不过于热闹,却也不萧条,小铺子和商店鳞次栉比,行人却不太多,还有一大半是当地居民,时不时响起几声吆喝叫卖——这正是我想象中西南小城的模样,商业气息不太浓厚,却也没有完全游离在红尘之外,朴实而接地气。

这是晴隆名小吃,裹春卷。 江南的春卷,馅是花样很多的,常见的是荠菜肉馅,用薄薄的皮子包成三寸长短的细卷,油锅里炸至金黄。这里的春卷,却是不一样的,软而湿润的米皮摊开,放上酱料,海带丝,花生,豆芽,香菜,鱼腥草,粗粗卷起来,直接就能吃了。 裹好的春卷,咬一口,鲜香麻辣溢满整个口腔,在早饭已经吃过很久,午饭时间还没到的青黄不接的时候,来一份春卷,真是享受啊。

这栋房子,是当时的国民政府运输局军警联合稽查处。虽然明知道这些建筑,都是后来返修的,却难得地毫无违和感。 大门口停着几辆老式的只在战争电影里才见过的军用敞篷吉普。时空在眼光落到这些车子,大门口繁体字的牌子上的时候,突然发生了逆转,我仿佛回到了七十多年前,那个烽火连天的岁月。

服务处的工作人员都是清一色的美式军装,在这里可以租借服装,圆一回军人梦。 装备是全套的,从军装到衬衣,到领带,腰带,手枪,弹匣,皮靴,务求真实。

按原型缩小的汽车和战斗机,防御工事。 看着这些,让我想到跨越喜马拉雅山脉、高黎贡山脉、横断山脉、怒江、澜沧江、金沙江的恶名昭著的驼峰航线,想到七十多年前那场惨烈的战争,和那些牺牲在驼峰航线上的英勇的中美军人们。 和平和自由,多么珍贵。

这个小娃儿,好奇地看着对他来说,显得过于庞大的汽车。 等他长大,还会不会有人向他提起关于晴隆的烽火往事?他的心中,会不会从现在开始,就萌生一个军人梦?

很多年前,曾经在网上看到过一张图,险峻的山岭上,一条弯弯曲曲的公路从山脚一直盘旋到山顶,介绍说,这是史迪威公路的某一段。当时我就震撼了,对自己说,一定要亲眼去看看。这么些年,这个念头一直在心里明灭闪烁,从未消失。 1937年“七七”事变后,日军全面侵华,封锁了中国对外联系的陆海通道,滇缅公路成了海外援华物资进入中国的唯一通道,而物资到了昆明以后,又必须经过滇黔线才能运往前线,晴隆的二十四道拐,这条隐藏在大山里的弯弯细细的公路,成了中缅印战区的交通大动脉。 这条奇特的抗战生命线,曾经因为美军随军记者的一张老照片闻名全世界,但是具体地址在哪里,却没有人说得清,大家都把目光聚集在云南境内。一直到2002年,才在滇西抗战史研究专家戈叔亚的多方探寻下,在贵州晴隆县,找到了二十四道拐。

这堵水泥的挡墙,是当年中美两国的军民共同修建的。当时人口不足5万的晴隆县城,出动了几乎全部壮劳力,每六个青壮年中,就有一个投身这场特殊的保家卫国的战斗中,能拉能驼的牲口也全部上阵。 美军出技术,中国出材料和劳力,公路修成后的1945年,第一批由美军驾驶的车队通过中印公路到达重庆,蒋介石在重庆发表《中印公路接通的意义》的讲话,将滇黔公路重新命名为“史迪威公路”——二战期间,中缅印战区总司令兼盟军中国战区总参谋长,是美国陆军准将约瑟夫史迪威。 当时的美国公路工程部队就驻扎在离晴隆县城不远的沙子岭,美国工兵一直驻守到日军无条件投降后一个多月才撤离,而晴隆作为抗战大后方的烽火岁月,也随着美军的撤离,逐渐湮没在历史长河中。 这座坚固的水泥墙,就在风雨中默默屹立了七十多年,并没有修缮过,还是维持着当年原貌。

明清时,这里是个古驿道,又称“鸦关”,关口建有“涌泉寺”,寺外设茶亭,专供路人游客小憩。还有许多名人石刻,可惜都在建造公路的时候损毁了。鸦关之雄奇险峻,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有诗吟:“列哉风高仰万山,云空叶积马蹄艰,一为行省衣冠地,便是雄图锁钥关”。 站在二十四道拐对面的观景台上看过去,诗中描绘历历在目。

抗战期间,日寇当然不会坐视滇黔线畅通无阻,经常派出飞机前来轰炸,二十四道拐尤其是他们的重要目标,不过幸运的是,这条神奇的公路,一次也没中过招,倒是县城东20公里处的盘江桥,屡次被炸。 电视剧《二十四道拐》就在晴隆拍摄,讲述抗战期间,中国军人护桥保路,反法西斯战争的血泪故事。 山风猎猎,云卷云舒。站在山巅,仿佛看到七十年前那些烽火燃情的场景,思绪飞处,忽而热泪盈眶。 历史会偶尔被湮没,但不会永远被遗忘。二十四道拐,这条功勋卓著的路,在岁月深处,熠熠生辉。

离二十四道拐不远的史迪威小镇,也是史迪威公路文化的一部分。村口是个汽车营地,十几辆绿色的军车整齐排列,车厢被装修成客房,卫生间浴室一应俱全,在这里住上一晚,想必是非常特别的体验吧!

村里的房子都是美国乡村小别墅风格,米黄色墙,红屋顶,每户人家的房前屋后都花团锦簇,凤仙花,美人蕉,玫瑰开得烂醉,蜜蜂围着嗡嗡打转。

村口的荷塘里,睡莲正在盛开,一群鹅正曲项向天歌,这是它们的乐园和天堂。 小镇设施已日趋完善,除了农家小别墅,还有教堂,飞机模型式咖啡厅,油罐式餐厅等正在建造中,游客在这里,可以体验美式风情的乡村田园生活。 青山四面。来这里小住两天,看花开,看叶落,被带着花香的透明空气围绕……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

美军加油站,就是当年美国公路工程部队的驻扎点,巨大的汽油桶,军用敞篷吉普车,已经斑驳中缅印战区地图,老式电话机和发报机,美式海报,让人极速穿越回七十多年前,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 门口的路牌上,写着此地离史迪威公路上各个关键站点的英文名字和距离:云南驿,那是个边陲小镇,在滇西高原与滇西横断山脉相交的云南省祥云县,是当时飞虎队和驼峰航线的重要空军基地; TSUYUNG,则是楚雄,然后是昆明,贵阳,最后是陪都重庆。 战争年代的艰难险阻,似乎都浓缩在了这几块窄窄的木牌上。

四只巨大的汽油罐排列在草地上,罐身布满斑驳的铁锈,明知道这不可能是当年留下来的,但看到这些,内心仍然是震动的,这是我有限的人生经历里,第一次离战争元素,如此的接近。

指挥室门口的墙上,张贴着各种战时海报,尽力还原了当时场景,直译过来,也就是“青山处处埋忠骨,不惧马革裹尸还”。

这只电话机,也真的是古董了,机身上的锈,足有半公分厚,益显年代久远。

这是离加油站不远的马帮山寨。想体验旧时马帮的剽悍生活吗?来这里吧,黄昏的时候,森林里寂静无人,颇考验人的胆量。

彝族火把节。几乎全城的人都来了,人山人海,欢乐的气浪几乎要把天空也一起燃烧……

从四川大凉山赶过来助阵的彝族歌手。

节目表演完以后,点燃三个巨大的火堆,狂欢正式开始。

多情贞丰 游完了贞丰,我才恍然觉得,在贞丰的时间,好像都是虚掷的,可是离开贞丰后,我又常常想起她——我总觉得一个地方,也是有性别的,有的浑厚雄壮如青年男子,有的古朴沧桑如睿智长者,有的淡雅明媚如好女子,贞丰,是后者。 我在离开贞丰后,会想起双乳峰下盛开的刺桐,纳孔古寨碧绿的稻田,屋檐下发出轻响的织布机,盛装跳舞的苗族女孩,会用木叶吹出动听曲调的少年,和安静腼腆唱着悠扬山歌的布依族姑娘们。 她像一首你从小听到大的歌谣,轻柔地,婉转地,萦绕在耳边。

盛开的刺桐。

去双乳峰的时候,要先经过竹林堡石林,它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景区内林立的岩石奇趣别致、有一石三景的夜郎王、有母子情深,夫妻相拥,也有酷似二师兄的八戒石,直插云霄的神箭石……是贵州省的八大石林景观之一。 小桥流水,绿草如茵。

这一组,像不像唐僧的侧面?冠盖宛然,沉静肃穆。

这是一对执手相看的情侣,可是多走几步换个角度,他们就变成了亲密地拥抱在一起的夫妻石。 石林之奇特,在于移步换景。只要你想象力足够丰富,花鸟鱼虫,人物兽类,变幻无穷。

双乳峰,因酷似女性丰满的胸脯而得名,它是喀斯特的峰林绝品,更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当地的布依族群众一直把它当作“生命之源”来崇拜。 据考证,像这样大小协调,形状逼真的双乳山峰,在中国是绝无仅有的一处。景区有个博物馆,里面有来自全世界各地形似女性胸脯的山峰照片,然而,都比不上贞丰双乳峰的惟妙惟肖。它每年都吸引着许多国家的地质专家们前来考察。

双乳峰是当地布依族人民的“神母峰”,甚至还有善男信女和游客到山下去烧香磕头,求子、求财,求平安。

纳孔是一个有着600多年历史的布依族古寨,村子里近百户人家都是布依族,“纳孔”在布依语里,是田产丰收的意思。 村子被碧绿的稻田包围着,老房子其实剩得已经不多了,有几栋,被改造成了民宿,十分雅致清新。

这也是一家老房子改造的民宿,桂花树亭亭,平台上是整洁的木条地板,精致讲究的现代品质和朴拙的乡村田园风混搭在一起,意外地和谐。

月琴,是布依族“八音坐唱”里最传统的乐器,布依人对它的喜爱程度,大约相当于汉族喜欢二胡和琵琶,蒙古族喜欢马头琴了。 村子里有个广场,整个造型,如果从空中俯瞰,就是一把月琴。

老屋看上去,着实有些年头了,除了墙和屋顶,都是木质的结构,门和窗已经被岁月熏出了黑沉沉的颜色。 我站在它面前,认真地看着它,一个布依族少女巧笑嫣然地向我走过来,忽地又把我惊醒了。

整洁舒适的公共空间,住客可以在这里喝茶,聊天,上网,接待来访的朋友。落地窗外,是浓酽的绿,仔细听,还能听到鸟儿在树梢啁啾。 木质的大吊扇挂在天花板上,缓缓转动,卡萨布兰卡般情调。

屋檐下摆着一架古老的织机,一个周正端庄的布依女子正在织机上忙碌着。布依族的女性相较于别的民族,性格相对沉静,内敛,出嫁后,是典型的贤妻良母。 唧唧复唧唧,好女当户织。 我忽然想起木兰辞来。不过她不用像木兰那样忧愁,在贞丰,乡间生活就像一条平静流淌的河,带着布依人特有的恬淡和质朴,有迹可寻,不慌不忙。

村子外面,紫色的马鞭草正在盛开,如梦似幻。 天上忽然飘起了雨,浅浅的紫色沾上细雨,颜色却更鲜艳了几分。 雨时大时小,大了,我就躲到大树下,长廊里,小了,就继续拍花草,拍蝴蝶。

和纳孔古寨相邻的,是个苗族村子,听到芦笙响起,赶过去一看,一大群盛装的姑娘们正在跳舞。

少数民族的生活,似乎特别多彩,又特别简单。空闲了,年轻的男男女女们,就聚在一起唱歌跳舞。 男孩手中拿着的,只是普通的树叶,可是到了他手中,树叶似乎有了魔力,能发出动听的声音,吹出婉转的曲调来。 据说当地青年男女晚上约会时,男孩会远远地吹起芦笙,向中意的姑娘发出邀约,姑娘听到了,就会吹响木叶,给心上人回应。 小小的树叶,似乎也变得多情起来。

彼采葛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彼采萧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 啊啊,原来几千年前,诗经里就描绘过这样的场景呀!

傍晚的三岔河国际露营基地里,白衣黑裙的布依族姑娘似乎尤其腼腆些,她们站成一排,小声地唱着歌,青苍的暮色渐渐笼罩下来,把一切都染上了温婉的底色。她们白色的衣服和帽子,在逐渐暗下来的光线里,像一朵朵新开的茉莉。

草地上有人在露营,孩子们围着帐篷追打笑闹,三岔河的夜晚,突然间,变得生动无比。

布依族人喜欢吃糯米制成的食物,是著名的“糯食之乡”,粽子,米糕,五彩糯米饭,是这里的特色美食,搭配着乡野小菜,别具风味。 美食,能治愈一切不快乐。

兴义的峡谷和峰林 马岭河峡谷又被称为“地球最美丽的伤疤”,是一条在造山运动中剖削深切的大裂水地缝,由上往下看是一道地缝,由下往上看是一线天沟,它壁立千仞,瀑布飞泻,毫不夸张地说,光这一处,就撑起了黔西南旅游的半边天。这些年,去过的峡谷不知凡几,可唯有马岭河峡谷,在游完之后,让我生出“黄山归来不看岳”的感叹。 连接云贵两省的大桥横跨在峡谷之上,沿着高低曲折的栈道探秘寻幽,忽而如入水帘洞,忽而又柳暗花明,满眼青翠……

马岭河发源于乌蒙山系白果岭,因两岸有马别大寨和马岭寨而称马岭河。峡谷平均宽度和深度都在200-400米之间,最窄处仅50米,最深处达500米,如此之窄,又如此之深,非常罕见。 最窄的地方大概什么样?我觉得如果有一只猛虎,都不用凭借江中的石头,就可以直接一个纵跃,跳到对岸。

从景区大门直下,很快就到了电梯口。 由于峡谷太深,景区修建了观光电梯,可以节省近一半体力,对年纪比较大的游客来说,尤其是件好事。乘电梯下达谷底,过吊桥,一路前行到大瀑布群再回头,走个U型环线,最后回到电梯口,乘电梯上去,这样基本囊括了景区内所有精华部分。当然也可以不乘电梯,一直走完整个栈道,最后从另一个门出去,适合体力好,腿脚健朗的游客。 栈道沿着山崖修建,忽高忽低,走起来颇不单调。

走一段,再回头看,电梯和瀑布同时出现在眼前。 有人会问,那山崖上还有路吗?当然有啊,栈道隐藏在瀑布后,树丛中,有时贴着水面,有时又升到半空,走起来,是很需要花一点力气的。

吊桥横跨在峡谷中,看起来遗世独立,于是就有了武侠电影的即视感。吊桥承载量有限制,人多的时候,尤其要注意安全,峡谷水深而湍急,可不是闹着玩的! 马岭河峡谷漂流早就名声在外,第一段是清水河漂流,有26公里,落差108米,由于是上游,受污染最小,水质最好,滩不是很急,属温雅型; 第二段是从马岭古桥到百里画廊景区,长约14公里,两岸景色尚可,有瀑布,羊群,古石桥,属休闲型。 第三段从天星画廊景区开始,全长约22公里,峡谷两岸景色绝佳,河流落差较大,属刺激型。 第四段从赵家渡到万峰湖,是漂流中落差最大,险滩最多,最富挑战性,也是最为危险的一段,只有专业运动员才能胜任,现在是全国青少年皮划艇训练基地,不对普通游客开放。 怎么样,听着动心不?明年夏天,来漂一次?体验下什么叫“中华第一漂”?!相比之下,那些由船工撑着竹筏,游客只在水流有起伏的时候负责啊啊鬼叫的漂流,一定弱爆了!

峡谷水流丰沛,植物茂盛,青苔布满了崖壁,蕨类和野草肆意生长,一派勃勃生机。

一路上,要穿越无数这样的水帘洞。 细线似的水像透明的珠子,有时候是有规律地排列着的,有时候又是柔软的,随风而动,忽而飘在头上身上,驱散了几分行走带来的燠热,倍感清凉。以前,花果山的大师兄,是不是也这样坐在这天然的帘子后,望着好山好水,思考人生呢?

回首看,一座残桥立在水中,给这幽深的峡谷,增添了几分神秘。

转过一个拐角,刚出来,就听到轰鸣的水声,三道瀑布从天而降,裹挟着雷霆之势,从半空跌落峡谷,发出巨大的回响。 君不见峡谷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此不复回!我忍不住要赞叹起来了!

这组瀑布气势浩大,堆云卷雪一般,腾起的水雾,笼罩了整个观景台,一时间只听到水流泻落的巨大声响。 我没见过庐山瀑布,但是我想用飞流直下三千尺来形容它,一点也不为过吧?

喀斯区的河水含碳酸钙很重,在跌落过程中迅速释放出二氧化碳,将碳酸钙附在崖壁上,随着时间的推移,碳酸钙物质越帖越厚,面积越来越大,遂在峡谷两壁孕育出规模宏大、气势磅礴的钙化岩。

“云奇石更奇,奇绝画难比。写奇唯有诗,诗在空山里”。 飞泻的白练似的瀑布,丰厚密集的钙化岩,参差披拂的藤蔓,这样美丽奇特的景观,也只有在马岭河峡谷,才能看到了。

山崖上被水侵蚀出的岩石千奇百怪,这一块,猛然看过去,就是一只仰天长啸的海狮,惟妙惟肖。

瀑布也不全是声势浩大的,看这一条,分成几挂从山崖上飘落,温柔如新娘的头纱般。

徐霞客说:天下名山何其多,唯有此处峰成林。 万峰林在贵州省黔西南州的首府兴义,是国内最大、最典型的锥状喀斯特地貌的峰林。

万峰林分东峰林和西峰林,目前主要开发的是西峰林。而东峰林的山腰上,则是景观道,这样从高处往西峰林俯瞰,万千形态,尽收眼底。一边听着讲解员的解说,一边看着山下的大大小小的山峰,真是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万峰林南端与广西交界,西到滇、桂、黔三省交界处的三江口,北接乌蒙山主峰,长度有两百多公里,游览的这一段,是最美的核心景区。 这一段,是东西峰林之间的一大片平地,阡陌纵横,田园处处,站在高处看,大地被深浅不一的绿,分割成不同的色块,一条清澈的小河在山脚下流过, 三个小小布依族村落依次散落在这片田野上,每个村之间大约相隔短短的一二公里,名字也很简单,上纳灰,中纳灰,下纳灰。 一去二三里,烟村四五家。

这一片,叫八卦田。 八卦田像一个浅浅的漏斗,就是因为中央有三个天然的地漏,当地人叫地眼,意为“大地的眼睛”。农人惜田地,每一分田都不会丢弃,这浅浅的漏斗上,也种满了水稻,远远看去,像个螺丝卷,十分趣致,也是万峰林最大最美的景点。

很久以前读过一段文字,大意是:想跟你去人迹稀少的小镇生活。清晨爬到山巅,去集市买蔬菜水果。晚上在杏花树下喝酒聊天,在梦中,行至空空山谷,树上鸟声清脆…… 在万峰林里,突然想起这段话。看,这里简直是为那段话量身定做的,有山,山不太高,爬起来不吃力;村子里每到周一都有集市,农人们在村里的大路上,依次把摊子铺开,针头线脑,零碎家什,水果蔬菜,农具鞋帽,油盐酱醋,什么都有;逛累了,可以随便找个摊子坐下来,跟他们聊聊天,拉拉家常……一切既脱俗,又入世。

在这个点,可以纵观整个山谷。 景点也有自行车出租服务,可以租个车,在村子和村子之间穿行。

景区还有花海,种了大片的千日红,游人们骑车穿行在绿道上。 花海入口处。这个季节是千日红,换了季节,还有波斯菊,向日葵,马鞭草……

这几座峰,因为形状周正整齐,被称为万峰林中的“金字塔”。 穿行在田野里。金绿色的稻子已经抽出了稻穗,在风中轻轻摇摆,吸一口气,似乎能闻到它们将熟未熟时散发的特有的清芬,那是大地的气息。 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道狭草木长,夕露沾我衣。 但愿有一天,我也能这样归居田园,租一方小院,种三两棵花树,房前屋后辟几畦菜地,春天播种,盛夏听茄瓜豆苗拔节生长,秋天采摘,偶遇邻人,我也能“相见无杂言,但道桑麻长”。

在薄暮里沿着小河漫步。 逛累了,我在村头的石桥上歇息。桥是弯弯的拱桥,桥头两棵巨大的老榕树,有女人在河边洗着菜和衣服,一派宁静的田园风光。

这里也不缺地道的布依族美食,炒洋合,石榴花,鸡枞菌,魔芋……连一道简单的炖土豆,也让人吃得口舌生津。

苗家酸汤鱼火锅,搭配各种小菜,味道真心不错,慰藉因游览峡谷而辘辘的胃肠。

发个神评论吧 0 /300

评论(0)

    评论(0)

    暂无评论
      0 /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