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程天数: 3 人均消费: 1000 和谁一起: - 旅行方式: 自由行

现如今高铁的快捷带来了旅游的方便,这一次的活动参加者基本来自高铁沿线,北京、河南、广东、湖南、江西和湖北本省,基本都是四五个小时内即可抵达武汉的。由此推及时间上略微放宽,河北、陕西、重庆、江苏、安徽皆可作此旅游的计划。 第一天及第一晚,不少游客第一天下午就到达了武汉,组织方安排住宿于武昌司门口附近的清江饭店。这是个了解武汉码头文化比较理想的位置,离武昌江滩步行5分钟即可到达,还有附近的司门口商业区、著名的小吃风情街户部巷,以及小资集散地昙华林都离此不远。

1
1
1

第三天,可以趁天早人少的时候前去参拜归元禅寺。归元寺大隐于市,【三天两夜Hi游江城】,(自行理解),占地面积即建筑规模都谈不上宏大,历史也算不得很久远,却是声名远播,武汉的名片之一。

从黄鹤楼景区的南门一个类似江南园林的院子出来,再次步行不远即可到达举世闻名的辛亥革命的首义广场,参观原鄂军都督府,首义广场已形成一个文化园,吃喝玩乐购的好去处。(引用图片来自网络)

这样或许需要一天,或许大半天,也可以坐地铁到汉口的江汉路或者江滩附近逛逛,吃货们依旧可以穿行在附近的大街小巷,武汉的蒸虾突然声名鹊起,值得品尝。晚上从码头乘坐游轮畅游两江,看灯火辉煌,霓虹闪烁。游轮上有自助晚餐,不过人较多,有点乱。

武汉最著名的莫过于”天下江山第一楼“黄鹤楼了,每个人登楼的心境与对自然的理解各不相同,黄鹤楼留下大量脍炙人口的诗词名句,但我敲出这些字的时候总想起范仲淹的《岳阳楼记》,5月份才去过南昌滕王阁,正如我给刚刚放暑假的读大一的儿子的建议,出去旅游吧,换换脑子。为旅游而旅游,有没有什么感怀好像应该是公知的事,况且公知们也有可能是揽着红颜知己蓝颜知己而登楼的。

1

中午就近在汉街附近吃饭。汉街又称楚河汉街,是大连万达投资500亿兴建的集旅游、商业、商务、居住的“中国第一,世界一流”的商住中心,拍夜景那是真真滴不错。

汉街离武汉高铁站不远,方便需要回程的游客,如果时间允许,建议前往东湖转转,进不进收费景区都可以,武汉东湖水域面积较大,无论天晴下雨都给人十分不同的感受,春季的梅花,夏季的荷花也是赫赫有名。

也称祭天台, 关于刘备在东湖磨山设坛祭天,三朝史志均有记载。《大明一统志》(卷五十九)中记载:“郊天台在府城东一十里,今名磨儿山,世传汉昭烈帝祭天于此。嘉庆年间重修的《大清一统志》记载:“郊天坛在江夏县东十五里磨耳山,相传汉昭烈帝祭天於此。”《江夏县志》记载:“郊天台旧址在磨儿山,相传汉昭烈祭天处。”《湖北通志》 (卷十五)也记载,“郊天坛,在县东十五里磨儿山,相传汉昭烈帝祭天于此。”汉昭烈帝即刘备。 赤壁大战后,刘备攻取荆州。孙权和周瑜想伺机夺回。东汉建安十三年,刘备夫人(甘夫人)亡故,孙权许诺以妹嫁之,想把刘备诱骗到南徐(今镇江),再加害于他。在诸葛亮的谋划下,刘备将计就计,乘船南下。船至武昌,刘备心里不安。赵云等人劝道:“主公,沿途江南美景甚好,我们上岸骑马散散心吧。”于是刘备一行人骑马来到了今天的东湖,沿途观花赏景。只见岛屿星罗,湖泊纵横,风光旖旎。刘备心旷神怡,不觉来到一座山下。不料,突然一阵怪风大作,刘备马失前蹄,摔在地上,帽子也吹得无影无踪。刘备大惊,认为这是不好的兆头,立即弃马登上山顶。在山顶上,刘备鸟瞰东湖,烟波浩淼,渔歌阵阵,远处山峦起伏,美景尽收眼底,顿觉心胸豁然开朗。刘备在此搭台祭天,祈求上苍保佑他此次东行一路平安。说来也怪,刘备祭天之后,天空立刻转晴。刘备继续东行,到达东吴。吴国太后看中他的英雄长相,逼迫孙权将妹妹真的嫁给他。 当然,有历史学家对刘备郊天台的真实性提出了置疑,认为从礼制文化的角度看,只有天子才能祭天,刘备入蜀之前,并未称帝,尚不具备祭天的身份。且依当时的形势判断,刘备不可能在当时还是荒郊野岭的东湖“郊天”。尽管众说纷纭,今天东湖风景区管理局仍然根据民间传说在此修建了一座气势磅礴的郊天台。登台一望,东湖风景尽收眼底。

关于黄鹤楼的传说较多,最具流传性的说法是 此地原为辛氏开设的酒店,一道士为了感谢他千杯之恩,临行前在壁上画了一只鹤,告之它能下来起舞助兴。从此宾客盈门,生意兴隆。过了十年,道士复来,取笛吹奏,道士跨上黄鹤直上云天。辛氏为纪念这位帮他致富的仙翁,便在其地起楼,取名“黄鹤楼”。 唐宋时期,人们渐渐把神话传说附会到历史人物身上。唐时,阎伯理在《黄鹤楼记》中转述《图经》的记载,宋代乐史的《太平寰宇记》,都说是三国时期的蜀汉大臣费祎登仙,驾黄鹤在此憩息,因以为名。阎伯理《黄鹤楼记》:   州城西南隅,有黄鹤楼者,《图经》云:“费祎登仙,尝驾黄鹤返憩于此,遂以名楼”。 另一个版本从元杂剧《刘玄德醉走黄鹤楼》到京剧《黄鹤楼》以及相关相声段子,均记叙的是周瑜在黄鹤楼宴请刘备欲害之,酒席间周都督被玄德一篇大拍马屁的歌词赞美得不知东南西北,加之玄德动辄大哭一博同情,周瑜喝得乱醉。诸葛亮差关平送计,姜维送令箭,刘备趁周瑜醉倒对把守官兵出示令箭遁逃。后人(包括罗贯中先生)多不认同此种说法。

关于蛇山的民间传说没有搜到很多有价值的内容,一些作相关研究的砖家认为今年是黄鹤楼建楼1780周年,公元223年,为保卫夏口,孙权在江夏山(蛇山)依山就势,修筑城墙;并在城西南临江的黄鹄矶上盖了一座楼,名曰黄鹤楼。 也有小说写三国时蜀军与魏军在蛇山大战,无从稽考。 不过我这幅照片的确拍的有几分伏蛇的感觉。

卓刀泉北临湖北武汉东湖风景区,东倚伏虎山。东汉末年公元208年(建安13年),蜀将关羽驻兵于武昌伏虎山,因缺水,羽以刀卓地,水涌成泉,故名卓刀泉。宋代因泉建寺庙,名“御泉寺”,曾是香火鼎盛、游人如织的地方。 现存建筑大致为1916年重修。山门上刻有"卓刀泉寺",寺内供刘备、关羽、张飞三位塑像;左右两厢为禅堂。再进为正殿,供关羽塑像。 个人存疑:卓刀泉址离东湖太近,关羽士兵何不取东湖之水?

鲁肃字子敬,东汉临淮东城即今安徽省定远县人。东汉末年东吴功勋卓著的政治家、军事家。《三国志·吴志》说他少有壮节,好为奇计,家富于财,性好施与。东汉末年军阀混战,他献出家产随周瑜投奔孙权。孙权初次会见他密议国策时,他就作出了“汉室不可复兴,曹操不可卒除,为将军计,唯有鼎足江东,以观天下之衅”的论断。他的见解与诸葛亮的《隆中对》是异曲同工不谋而合。赤壁大战前,他力主联刘抗曹。在战争过程中又多方斡旋,调解周瑜与孔明之间的矛盾,终于协助周瑜取得了赤壁大战的胜利,为孙权雄踞江东奠定了基础。赤壁大战后,他又力主借荆州与刘备,加强与刘备的盟友关系,增加曹操的敌手,促成三足鼎立之势。当曹操听说孙权借地刘备时,正握在手中修书的笔都掉到地下了。 如果你在网上搜寻“鲁肃墓”,会显示 鲁肃墓有两处,一处是湖南省岳阳市墓址;另一处是江苏省镇江市墓址,全国据说有五座鲁肃墓。 武汉鲁肃墓原在龟山南麓,1955年因建长江大桥而移至山南腰,此次拆迁,发现为衣冠冢。建筑年代无考。志书仅载清嘉庆年间(1796-1820)汉阳知县裘行恕重修,咸丰初毁于兵,不久重修,同治六年(1867年)邑人汪立政立石,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知府余肇庆再修。现墓周芳草青青,林木苍苍,清幽异常

费祎亭,费祎亭 1993年春依费祎跨鹤憩于黄鹤楼的传说而建。亭位于蛇山公园北区,在黄鹤楼东北约70米、白云阁以西214米处的山北坡上。 人们把费祎与黄鹤楼联系起来,自唐始,有人在黄鹤楼旁建有费祎洞、费公祠,称乃费祎升仙后栖息之所。唐人李宗孟《费公祠》一诗曰:“空遗费仙迹,江山余万愁”。因为关于黄鹤楼传说版本较多,一说飞仙者为吕洞宾,今离费祎亭数米外的山洞被称为吕仙洞。个人疑为即传说中的费祎洞。 费祎登仙驾鹤的记载,最早见于唐永泰元年(公元765年)阎伯理所作的《黄鹤楼记》,他转述《图经》云:“费祎登仙尝驾黄鹤返憩于此,遂以名楼。”这一说法在当时影响较大,以致为宋代地理总志《太平寰宇记》中采纳:“黄鹤楼在县西:二百八十步,昔费祎登仙,每乘黄鹤于此憩驾,故号为黄鹤楼。

却月城, 一般认为是今天武汉的城市起源,今汉阳月湖附近,为东汉末年所筑,是武汉历史上第一座军事城堡功能的城池。据《水经注》载:“山左即沔水口矣。沔左有却月城,亦曰偃月垒,戴监军筑,故曲陵县也,后乃沙羡县冶也。昔魏将黄祖所守,吴遣董袭、凌统攻而擒之。祢衡亦遇害于此。” 208年(汉建安十三年)孙权派凌统、董袭破黄祖军,屠却月城,城废。 图为汉阳月湖。

铁门关,始建于三国时期,据《明一统志》载:“铁门关,左倚大别山,右控禹功矶,吴魏相争,设关于此。”从三国时期到唐初的数百年间,铁门关一直是武汉重要的军事要塞,曾历经多次攻守激战。   唐武德四年(公元621年),汉阳建砖城后,铁门关军事作用日渐削弱,成为文化、经贸交流的一条重要通道。明代末年,铁门关被毁,仅剩土基墙座,清初在残存的土基上建关帝庙,民国初年因战乱,铁门关遗迹连同庙宇一起成为废墟。1990年12月,铁门关复建。复建后的铁门关,占地面积为800平方米,通高为26米,内陈《三国演义》中人物系列塑像故事。

原在武汉市武昌城外江中。相传由东汉末年祢衡在黄祖的长子黄射大会宾客时,即席挥笔写就一篇“锵锵戛金玉,句句欲飞鸣”的《鹦鹉赋》而得名。后祢衡被黄祖杀害,亦葬于洲上。 现在汉阳拦江堤外的鹦鹉洲,系清乾隆年间(1736-1795)新淤的一洲,曾名“补课洲”,嘉庆间(1796一182O)将补课洲改名鹦鹉洲,并于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重修了祢衡墓。墓为石建,方形,额题“汉处士祢衡墓”,甚为古朴别致。图为现在的鹦鹉洲,摄于枯水季。祢衡墓前几年再次移至龟山脚下,传为衣冠冢,本人前往没有找到。汽车导航显示即在附近,转了几圈却没有找到。 相关传说: 相传三国年间,名士祢衡由刘表荐引给江夏太守黄祖。祢衡和黄祖的儿子黄射非常要好,常常在一起玩耍作乐,饮酒赋诗。   那时候,长江中有一座江心洲,洲上一片荒芜,杂草丛生,野兔出没。有一天,黄射邀请祢衡到江心洲上去打猎饮酒。江夏太守的儿子请客,又选在长江当中的沙洲上,去的人不少,有的人还带着歌伎、美女打算痛痛快快玩个够。那天,一位名叫碧姬的歌女斟了满满一盅酒棒到祢衡面前说:“久闻先生清高的美名,只恨没有缘分见到你,今天有幸,希望先生满饮此杯,别嫌我卑贱低微。”   祢衡没想到在酒场上遇到知己,很受感动,按过洒杯一饮而尽。   正在笑闹的时候,有人将一只羽毛碧绿的红嘴鹦鹉献给黄射,黄射高兴地又将鹦鹉奉给祢衡说:“这只鹦鹉转送给你,但是你要写一首咏鹦鹉的文章,让今天参加宴会的人欣赏欣赏。”碧姬一听,马上挽起袖子磨墨。祢衡是个有名的才子,才华过人,只因生在乱世,才智不得舒展,所以一直心存怨恨。今天他见了鹦鹉,不禁触动心事,便借物抒怀,一挥而就写了一篇《鹦鹉斌》。那赋的意思是说:鹦鹉是一只神鸟,可是没有人认识它,只把它当作笼中的玩物。祢衡写完赋后,又把鹦鹉转赠给了碧姬,以表达同病相怜的情意。后来,这篇《鹦鹉赋》被黄祖看见了,他怕祢衡以后得志对自己不利,就借故把他杀害了。黄射把他埋葬在江心洲上。   碧姬穿一身重孝,带着祢衡转赠给她的鹦鹉来到洲上,哭倒在祢衡墓前,表示愿意随他的灵魂一起飞去。她哭够了,就一头撞死在墓碑前。那只鹦鹉彻夜哀鸣,第二天,人们发现鹦鹉也死在墓前了。江夏城里的人们集资为碧姬修了一座坟墓,把鹦鹉也一同葬在洲上,从此,人们就叫江心洲为鹦鹉洲。后来,到了明成化年间,鹦鹉洲沉入江底。可是三百年后,汉阳南门外江边又升出一个新沙洲,人们在沙洲上发现了碧姬的尸体,那只鹦鹉已经变成了一块绿色的翡翠石。这只翡翠鹦鹉被地方官拿去献给了乾隆皇帝,乾隆便将汉阳南门外的新沙洲,重新命名为鹦鹉洲。

也犹豫了一下几点出门的问题,傍晚的天空层次和色彩自然是最棒的,想到要拍一宿,最后还是决定晚些出门。看完窦文涛的锵锵行,穿上衬衣长裤,出得门来,沐浴着习习凉风,有点神清气爽的感觉。驱车到南湖大道,此前算是踩过点,农大北门马路对面湖中有坏掉的木步道,拟可为前景,湖西及湖北有居民区建筑为远景。基本效果如上图,倘只剩些木桩,没有漂浮的木板,效果会更好一些,后期或可达到,近段时间强制自己不要在后期改动原片内容。 一旦拍起来就开始汗流浃背,迎面不是蚊子就是蛛网,顾不上狼狈,寻找合适的角度。湖里湖边都很安静,月色皎洁,偶有大鱼跃起,击起一圈圈涟漪。长爆的曝光和储存过程是段焦急的等待,无所事事,手机拿出来看看新闻,无法卒读。在等待的过程中,有两个男士泛舟湖上,大声唱着歌,不间断的歌声,感觉没有谈话,没有吃东西和饮酒。一时有些憧憬和遐想,不知道这两个人是做什么的,以什么样的情怀做这样的事,总之感觉有种无法释怀的浪漫,李白舟上醉酒捉月,是否死而无憾? 夜拍十分耗时,拍了三五张,提起相机准备去拍一片长在水里的水杉,白天看过,很有些神秘气氛。忽然从树林里钻出一个人来,吓了一大跳,这个人推了辆自行车,看见我匆匆忙忙的骑上就走,感觉他也吓了一跳。我的车子还停在远远的马路上,心里有些忐忑,于是转头往上走,离开了南湖。

记得某次看一个图片集,号称全球最美的50张风光,仔细研究了一下,2/3的图片都是慢镜拍摄。于是极想做些慢镜拍摄尝试,以我目前的条件,慢镜拍摄最便利的当然就是晚上,所以有几次夜晚拍摄的经历,一帮色友说我勤奋,也只能嘿笑两声。 本月22日武汉的天气是晴得极好的,受到了习大大的称赞,那天的云势也是极不错的,一切都具备了夜拍的条件。只是限于对武汉的认知,也没有同伴相随,初步的想法就是去拍拍南湖、东湖和长江一桥。

来到东湖,八一路跨东湖修了一座桥,白天或傍晚看起来都不错,有曲线有倒影,于是绕桥一周,月明天高之下显得这桥就矮了许多,象条伏着的泥鳅,也没有好的角度,失望离开。邮科院路往北到水上派出所,之前也是来过这里,水里有些枯树枝,对岸是城区,支起相机一张还没拍完,有人走过来问“钓到鱼了吗?”我说不是钓鱼。虽然在派出所旁,拍摄却是个隐蔽的角落,不知道这个人怎么走到这里来的。他又问,拍什么啊?我说夜景啊!很无趣的对话。这个人又打量打量我,慢慢的离去。昌平盛世之下人们反倒缺乏安全感了,于是我也马上离开。

然后来到东湖亲水台,大概是这个名字吧,半边山附近,灯火通明,很多人夜泳。已是凌晨两点半钟,不知道是因为天热还是好玩,而且我一直觉得东湖水质没有达到可以游泳的程度。想下去水台上拍照,心中原先是有拍摄计划的,最后还是放弃,在附近的平台上拍了一张有护栏作前景的,中间有人在镜头前站了一会儿,想想我自己也走上前去站了半天,出来的效果并不理想。下面是夜钓者,拍摄期间几个广东人过来和我聊天,我于是疑惑半夜两三点哪来这么多不想睡觉的人

算算时间,我开车往长江边赶去,这一片我更是不熟,将车子停在临江大道走上江堤,看到对岸的高楼,薄薄的烟雾缭绕,十分让人心动的相片效果。急忙回到车上拿相机和脚架,走下江堤到近水的岸边,那些薄雾已经散去。支好相机,静静地坐着,看着对岸灯红灯绿,会想起很多往事,自90年漂泊了20多年,这一生都生活在他乡,也生疏了故乡。父母、家人、孩子、同学、朋友、旧恋人,那些过往认识留下深刻印象的人,孔子说逝者如斯,如若只是指时光,生活岂不如斯?如涛如浪,如泥如浆,滚滚流去,不舍昼夜。我不抽烟,若能淡淡燃一支,心情也是淡淡的,并没有哀愁哀怨,怅然轻叹一声,也是一份使人深刻的记忆。

大约凌晨三点半来到长江一桥附近,这里应该说是我设定最明确的目标。桥南是军事管理区,不能下去拍照,桥下一溜安徽籍屋顶补漏的小面包车,我估计武汉市起码有上百辆的这种小面包车,武汉有这么多漏水的房子?这些人生活很辛苦,晚上都睡在车厢里,车外有牵的绳子晾着三两件衣服,还有孩子的衣服,我想有机会跟踪拍摄这些人的日常生活起居及工作情况,会是一组不错的人文记录。他们睡的很安静,我也没打搅他们。

一桥北侧倒是可以走下去,桥头总有三三两两的行人,有人睡在距水边不到一米的地方,有一对情侣依偎着在台阶上坐了很久,有一对老夫妇坐在路边竹躺椅上,老汉貌是睡着了,老太太悠悠地打着蒲扇。我试着找角度构图,总不太满意,有几个骚年贬值边晃,边吃烤串边讲电话,走到我身边看我拍照,我不敢讲话,低头自顾自摆弄相机。 天开始蒙蒙有些亮了,清洁工开始清扫马路。后悔没有拍几张凌晨清洁工的照片,可能拍不清楚,那也不打紧,很难得的机会。 凌晨的武汉,原意是安静的,很多人也是这么想和这么去感受的,我基本也是这么表达的。或者下次再有机会,我就去拍拍街道,拍拍车辆和路灯的光芒,拍拍行人,拍拍夜市,拍拍清洁工,拍拍早起晨练的人,等等等等。安静之下孕育的是城市的躁动,有没有不安,我不知道。甚至我的立意和我最终表达了什么,我也不清楚,这也决定了现阶段我无法拍出有意义的好作品来。算是练习吧。没有那么容易成功的摄影师

打开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和地图,驱车往长江二桥方向,这个不是计划内的,加之地形不熟,又是没有找到最佳拍摄点,看到漫天红霞升起,急的恨不得跳起来。回转头又到江滩月亮湾景区,爬到一群旧货船上,这是东方是满天彩霞,西边是即将落下去的大月亮,月亮呈黄色,有车轮那么大,月中有云朵漂浮,很漂亮,可惜没带长焦。东边二桥则无法拍到全景,调了调色温模式,上电脑反而觉得颜色有些怪异。临江大道再往北看似人烟稀少,又着急往东湖拍日出,就此打住。后来地图上发现再往前不远有个汽渡铁机路码头,也许是个拍长江二桥的好地方。

这样就慌慌忙忙赶到东湖,在海洋世界门口拍了这两张东湖日出,谈不上壮观,拍的也过于仓促。也许摄影就是这种总是在感到不满和不足中试图努力弥补,得到些许的进步和提高。时间是五点四十分,结束了我的这个不眠之夜。同时发了手机微信在朋友圈,然后我在想我是想让朋友们知道些什么呢?

海洋馆马路对面是一个不大的水塘,水面平静,是个拍倒影的好去处。以前拍过一次夕阳,光线方向很适宜。早晨的光线效果也许并不适合拍倒影,看过一组好图,通篇是忧郁的蓝色,试着调了调,不知道有没有忧郁的味道?

海洋馆马路对面是一个不大的水塘,水面平静,是个拍倒影的好去处。以前拍过一次夕阳,光线方向很适宜。早晨的光线效果也许并不适合拍倒影,看过一组好图,通篇是忧郁的蓝色,试着调了调,不知道有没有忧郁的味道?

发个神评论吧 0 /300

评论(0)

    评论(0)

    暂无评论
      0 /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