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程天数: 1 人均消费: 150 和谁一起: - 旅行方式: 自由行

架起一座帐篷,带着笔记本,一张讲述布依族八音坐唱传承和渊源的当地报纸,听啪啦啪啦、啪啦啦啦如同烩得熟鸡汤和糯米饭的篝火堆。 这样血气方刚的场景里,空荡荡又平坦的绿草地里,三岔河的气温在逐渐下降,看着红棕色光泽的火焰,听着帐篷外密集的对歌。一个人心思打结的时候,睡在这里,一直都在释怀一直都在释怀。 从傍晚到午夜,本地人会来河边走动,他们的生活方式就是轻松而愉快的。还可以把干净的小枕头拿出来,躺在草地上看书翻报纸,听那些似曾相识的故事,对这里的人抱着无限的好感。

贞丰县三岔河
贞丰县三岔河
贞丰县三岔河

始终有一些苗族青年在弹琴,轮流有人唱歌,一支接一支。一直到他们开始跳舞,那种热烈清爽的节奏让每个人内心的安静开始有了变化。接着又来了一群清秀的布依族姑娘,开始和苗族青年你来我往的对歌。 她们穿着白底有灰色条纹的衣服和黑色长裤,头上的雪白的包头帽子据说是用白方巾包了很久的,鞋子的款式是布依族传统的船形绣花鞋。

贞丰县三岔河
贞丰县三岔河
贞丰县三岔河

在贞丰这个没有太多烦扰不堪和世俗的地方,人们除了热爱山地,喜爱运动,余下的时间老人常常在一针一线悠悠地纳鞋,做衣服。你无法想象,那种花很多天时间做出来的一件绣纹繁复的衣服,还有那些手工打出来的灵动别致的银饰。 当这些布依族姑娘们穿着来到三岔河边,或许她们之中本来就有一个是裁缝家的女儿,因此在细节处穿得比别人还要精美。

贞丰县三岔河
贞丰县三岔河
贞丰县三岔河

可是天渐渐黑了,人们要在一旁烧篝火,这里每晚都有仪式性的篝火晚会,我渐渐分别不清她们衣服的细节了,并且我觉得这些并不如她们脸上的光影好看。 间歇,人群散去,我忍不住对一个布依族姑娘说,我羡慕你。

贞丰县三岔河
贞丰县三岔河
贞丰县三岔河
贞丰县三岔河

我想,倘若有机会在三岔河夜复一夜地露营下去,无论如何都会锻炼出一颗安适的心,一个知天命的背影,一眼很浅很浅的眼神。 三岔河因历史上有头猫河、坡乍河、纳摩河三条河流在此汇合而得名,在黔西南贞丰县城外18公里的位置。 在我们露营的地方,舞蹈也好,音乐也好,时而很轻时而很烈地进行着。音量不大却是那么快乐那么漂亮,帐篷边的氛围整个都是轻松的。跳过舞的手和脚就这样一圈一圈地围着,蹦蹦跳跳地来到眼前又离开。

贞丰县三岔河
贞丰县三岔河
贞丰县三岔河

我们的穿着是为露营做准备,不能像穿着民族服饰的布依族和苗族姑娘们那样有一颗颗亮晶晶的饰物。 好像月光会让她们的脸发光却冷落我们似的,其实不是,我们是一群自以为闪闪发光的人。 总是有人来邀我们围着篝火跳舞,她们住在她们的衣服里,我们住在我们的灵魂里。像一出袖珍的戏剧,顿时孤寂、顿时被彼此启蒙,顿时把很多东西克制和浓缩了。

贞丰县三岔河
贞丰县三岔河
贞丰县三岔河

我一直对自己在想象世界里炼就的敏感而心慌,好像我在想象的时候,就发现心理原来藏着一团烈火。好像,我假想了居于地下、空中、火光、歌声里、三岔河的神灵精怪。 好像我心怀浪漫的时候,竟然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凡人。好像我不得不服从于是一个凡人,又发现原来敢这样想象自己的人才是最厉害的。

贞丰县三岔河
贞丰县三岔河

柴火垛边、安静的帐篷里、人群跳着跳着就开始谈天……那种没完没了,使我一个劲地犯着花痴,我应该站在哪里。我应该和谁聊天,拉着哪个人的手和哪个人一起跳舞,我总是发呆一会儿又胡思乱想一会儿。我总是竭尽全力地辨认着,心的慢慢张开和慢慢收拢。 那个夜晚那样的露营感受是奇妙的,所有的声音都是迫在耳边,堆满了葡萄、香蕉、橘子和酒水的长椅近在眼边。

贞丰县三岔河
贞丰县三岔河

不绝如缕的清凉,不绝如缕的热烈,不绝如缕的欲拒还迎。但我仍然觉得,三岔河流淌着“火种”一样的东西,咚咚咚地跳动。入夜便立即很安静。 布依族在浪哨的时候,浪哨就是谈恋爱的意思,都是在传统的三月三、六月六这些节日,聚到山上对歌,看上喜欢就对上了。布依族的女孩会把自己的香包送给心爱的人,男人也会摘下衣服上戴着的一样东西定情。浪哨一段时间,两人就会约好不再去赶场唱山歌了,因为你就是我的了,就不能再和别人浪哨了,接着就是等男方找一个好日子来提亲。

贞丰县三岔河
贞丰县三岔河

不受一丝一毫的干扰,不浸一点一滴的烦躁。我以为我看懂了,表面上在一串旋律接一串旋律的歌声和篝火的吵闹和随意中生活的黔西南的少数民族,他们的内心有着相邻的温和和平淡和稍纵即逝。如同三岔河夜晚的流水声,音量不大,却坚定、如同是忠贞、也会出现幻听…… 那天在篝火旁,我看到一个细节,热爱干净的布依族姑娘,因为看到自己的白色袖子被谁捏黑了一片,突然离开了那堆篝火去拍打干净。而她不是独自离开篝火的那一个,在黑暗中明明有一个人陪她站在了一起。可以添加的柴火都用完了,篝火也接近结束,唱歌跳舞的浓稠也淡了下来。不知为什么,我的心里很舍不得,不想早地进帐篷去休息。

贞丰县三岔河

晕眩过了,缄默过了,结巴过了,不吝赞美过了,掩面神伤过了,觉得一直活在身边的某个自我都被打消了。觉得那样的夜空很好地掩护了我的孤单,觉得那样稠密的人情黏黏地保护着我。 觉得这么容易孤单这么容易受到冷落的我,终于可以不用说什么,也不用问什么。

贞丰县三岔河

发个神评论吧 0 /300

评论(0)

    评论(0)

    暂无评论
      0 /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