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程天数: 1 人均消费: - 和谁一起: - 旅行方式: -

第一次走进龚滩古镇,是一个清风徐徐的夜晚, 住在临江边的酒楼,拖着箱子走过一道道光滑的石板阶梯。 这里的夜是静谧的,温润的空气里夹着几丝随着江风吹来的清甜,眼睛已沉醉在这幅浑然天成的山水画卷之中~ 龚滩古镇位于乌江与阿蓬江交汇处,隔江与贵州沿河县相望,是酉阳“千里乌江,百里画廊”的起点,自古以来便是乌江流域乃至长江流域的货物中转站。其历史可以追溯至蜀汉,置建于唐,是一座具有1700多年历史的古镇。

龚滩古镇
龚滩古镇

一路走来看过的古镇太多,已经习惯了人来人往和游客如织,概念里熙熙攘攘,人声鼎沸的镇子才是常态。而来到龚滩古镇,感受到的却是久违的安静与祥和。

龚滩古镇
龚滩古镇
龚滩古镇

乌江水秀,龚滩山明。墨绿色的乌江水仿佛融化了时间,流淌过小镇,将一切都静静的停留在不变的美景中,供人驻足观赏。在这里,我突然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古镇。也许千年前的古人,也徜徉在如此秀丽的山和水之中,以至于在修建自己的居所时,也有意无意的融入这如画胜景,不忍破坏山水的灵气。

龚滩古镇
龚滩古镇

古色古香的客栈民居和随处可见的石砌小道,是古镇风貌的核心。可以让我们告别城市的喧嚣,抛开烦人的琐事,自由的游走在大街小巷,放松自己的身体和心灵。也许是还不那么出名的原因,镇子里的游客并不是很多,而这恰好给了我们更好的体验和舒适感。没有太多商业化的古镇,一个归隐山水幽幽独居的龚滩古镇,才更有古镇的一点味道。 路上偶遇一只可爱的牛头梗,这只丑萌丑萌的小家伙对我们全无疏离,好是痴缠了我们不少时间。

龚滩古镇
龚滩古镇

漫步在古镇,随时随地都能遇到让人眼前一亮的美景,或许是某个别致的小巷四合院,或许是一处赏心悦目的吊脚楼,亦或是搭配绝妙的楼台绿树。浓浓川味的古镇就像一处深埋的宝藏,静静的等着你用心发现和挖掘。

龚滩古镇
龚滩古镇
龚滩古镇

休憩在乌江水边,山清水秀,树隐楼低。在这里会让人不由自主的放慢脚步,放慢节奏,连时间都好似静止一般。不需要费力探寻某处名胜古迹,也不需要追求壮观的奇景,只需要睁开眼睛,美景便会缓缓铺开,伴随着耳边的,则是自己的脚步声。也许太久没有让心休息了,这沉浸其中的感觉真的让人心旷神怡。

龚滩古镇
龚滩古镇
龚滩古镇
龚滩古镇

镇上有一座古庙,名为川主庙,供奉的是水利学家、蜀郡太守李冰。李冰修建了大名鼎鼎的都江堰。传说修建之初都江堰中有孽龙兴风作浪,为祸一方,被李太守降伏,造福了川西百姓,因此四川境内各水域均设庙塑像,祭祀供奉。据说龚滩川主庙当年香火非常旺盛,庙外一街皆卖香烛,茶馆、旅店、红烧馆云集,不下千人往来于此。

龚滩古镇
龚滩古镇

这座造型别致的建筑是龚滩古镇的三撫廟,相传曾经是明末清初著名的巾帼英雄秦良玉的故居。

龚滩古镇
龚滩古镇
龚滩古镇

古镇民风淳朴,走走看看之际不由想起,一代大家吴冠中先生曾游此地,大师的名画《老街》就是在这里完成的。他曾说龚滩古镇,是爷爷奶奶的家。几日下来,我深深的感觉到,这里的山水小镇,可以说代表了中国古近代文人心目中最完美退隐和居老之地的映射和幻想,也许我老的时候也希望来此定居。

龚滩古镇
龚滩古镇
龚滩古镇

龚滩古镇向来是写生绘画的绝佳之地,如果我是一名画家,面对这样的美景,一定也会尽力把老镇的古朴宁静,那特有的韵味定格在画作中。

龚滩古镇
龚滩古镇
龚滩古镇
龚滩古镇

一次美丽的邂逅,我想也只有在这样从容祥和的环境里,才能有这样美妙的时刻。

龚滩古镇
龚滩古镇
龚滩古镇

龚滩的居民生活节奏很慢,每个人都在悠闲惬意的做着他们该做的事情,好像一切都是那样的自然。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我想,乌江潺潺的水,不仅流过了镇子,也流淌到了每个人的心里。

龚滩古镇
龚滩古镇
龚滩古镇

龚滩镇的老街全由一块块青石铺成。青石年代古远,千百年时光荏苒,过客匆匆,一块块青石被踏磨得光滑玉润。据专家考证,此石板街是长江沿岸目前保持最完整,且极具观赏价值的石板街。踏在这沧桑的石板街上,放佛体验和感受到古镇的历史。

龚滩古镇
龚滩古镇

若第一次遇见千年古镇龚滩,如果你只是看见它宁静别致的建筑之独特,只是看见清澈如初碧绿的乌江水,只是看见大自然毫无造作的浑然天成之美,好像并没有真正靠近它的灵魂。这一次跟着乐途有幸走近心心念念已久的酉阳,走近大家口中的桃花源,才知道为何这里被称为是唐街,是宋城,是爷爷奶奶的家~ 冉家院子是古镇里比较别致的一处景点,走过长长的石板街道,远远看到一处挂着大红灯笼,一串串金黄玉米的院子,看门的老爷爷和蔼的招呼我们进去,给我们娓娓道来关于这土司府的历史由来。原来这冉家院子始建于清朝乾隆年间,到如今已经经历了三百多年的沧桑,是酉阳冉土司后裔第三十代传人,古镇昔日名流冉启言的寓所。

龚滩古镇
龚滩古镇

院子如今已经不复当年的完整,但依然能看到这里保存下来的四合天井,楼阁走廊,绣花楼等建筑。

龚滩古镇
龚滩古镇

在院子里,我们看到了旧时乌江纤夫的很多资料。听了老爷爷的介绍,我们才知道,乌江滩多水急,而龚滩则是乌江流域著名的险滩。千百年来,两岸人们赖以生存的水上交通造就了一种特殊职业——纤夫。他们用肩背纤绳,用血肉之躯把逆水而上的木船拉过一个个险滩。

龚滩古镇
龚滩古镇

究竟有多少代、多少人做过纤夫,已难考究。如今,位于乌江边的龚滩古镇里的老人冉启才,已是惟一健在的乌江纤夫了。冉启才家里世代受穷,父母过着居无定所的日子。没有上过一天学,也找不到别的出路,于是,十六岁那年(1951年),他就像镇上所有穷人家的孩子一样,到江边背起纤绳做了纤夫。那个年代,他和他的父辈们,终日就在江边拉纤,一年四季都不穿什么衣服,因为拉纤时衣服太容易磨破,穷人家没有衣服替换,所以干脆不穿。很多时候,辛苦拉了一天,却连一顿饱饭都吃不上,再冷再饿,刮风下雪都只有待在岸上挺住,因为纤夫是不允许登船的。更可怕的,是船过急流时与湍急凶猛的江水较量,往往一不小心,就会从悬崖峭壁上落叶一般轻飘进江里。所以那时侯死在拉纤路上的人很多,蜿蜒美丽的乌江吞噬了多少纤夫的生命,没有人知道。 直到1972年,现代化交通工具的兴起,使得这一被当地人称为“在血盆里抓饭吃”的职业成为历史。那年三十六岁的冉启才结束了二十年的拉纤生涯,在政府的安排下有了新的生活。

龚滩古镇
龚滩古镇

在对龚滩历史的游览和纤夫文化的感慨之后,同行的姑娘们换上一身当地的服饰,颇有一番当地的风情,倒是和这屋子的风格十分匹配,有几分土家妹子的韵味。

龚滩古镇
龚滩古镇
龚滩古镇

而冉家院子也曾拍摄过很多大名鼎鼎的电视剧,如武陵山剿匪记、国家行动等等。它更是一座土家族的民俗博物馆,这里陈列的古董、文物、以及乌江纤夫和老龚滩的照片都值得一看。

龚滩古镇
龚滩古镇
龚滩古镇
龚滩古镇
龚滩古镇
龚滩古镇

除了颇具历史感的土司府,最值得观看的表演非梯玛古歌莫属了。“梯玛”是土老司的土家语称谓,是土家人信奉的本民族“巫师”,是各类祭祀活动的组织者,是沟通人与神的纽带。而梯玛古歌则是集诗、歌、乐、舞为一体,表现开天辟地、人类繁衍、民族祭祀、民族迁徙、狩猎农耕及饮食起居等广泛的历史内容和社会生活内容。这是一台由非物质文化遗产精心编排打造的饕餮文化大餐,有着最具酉阳符号的特点,我十分荣幸能够得以一见。

龚滩古镇
龚滩古镇

一位当地的老爷爷早早的就赶到表演现场等候,也许对老一辈土家人来说,梯玛古歌中也蕴含了土家人民对天地,万物,生命,历史的种种崇敬和思考~

龚滩古镇
龚滩古镇

安静的夜晚,大家都坐在观众席上拭目以待,期待这场神秘的表演揭开它的面纱。当五彩的灯光慢慢亮起,古老的伴乐同时响起,专业的演员们一一出场,用心的演绎着这古老而又神秘的仪式。

龚滩古镇
龚滩古镇
龚滩古镇

梯玛古歌及其仪式来源于原始巫师祭祀。节目里,非遗的神奇,龚滩的悠远,为人们描绘着酉阳土家文化、民族文化、非遗文化、历史文化那幅博大精深,源远流长,璀璨夺目的恢弘画卷,述说着传承了千年的祭祀、傩戏、上刀山、薅草锣鼓、民歌、古歌,在龚滩1800年的历史烟雨里永恒的温情和芬芳。

龚滩古镇
龚滩古镇
龚滩古镇
龚滩古镇

美丽的土家族妹子们载歌载舞,让我们近距离感受了土家歌舞曼妙的风情。

龚滩古镇
龚滩古镇
龚滩古镇

还有神奇的上刀山表演,看的我们一行人目瞪口呆,纷纷为这高超技艺的演出所震撼,且不知这台上五分钟,台下十年功,背后又有多少不为人知的付出和努力呢~

龚滩古镇
龚滩古镇
龚滩古镇
龚滩古镇

除了颇具历史的宅院,神秘而又精彩的演出,来龚滩古镇最不可错过的自然是这各色美食了。好吃又不贵的重庆菜让我们赞不绝口,既饱了眼福又饱了口福,这也是这古镇最让人流连忘返的所在之一。

龚滩古镇
龚滩古镇
龚滩古镇
龚滩古镇
龚滩古镇

推荐景点: 冉家院子 门票:20元,通票80元。交通:1、自驾:重庆到龚滩古镇自驾路线:重庆→界石→南川→武隆→彭水→龚滩古镇,行车到彭水后有路标指向龚滩古镇,然后顺着路标走沿江公路直达龚滩古镇,全程约3小时。2、汽车:重庆至酉阳:重庆菜园坝汽车站每天都有发往酉阳的班车,票价135元。 酉阳至龚滩:酉阳汽车站到龚滩的汽车很多(面包车),车程2小时,车费20-25元。3、火车:重庆到龚滩古镇坐火车也是非常方便的,重庆龙头寺火车站每天都有7班途径酉阳火车站的火车,发车时间上午、下午、晚上都有。到达酉阳后,再乘面包车前往龚滩古镇即可。 龚滩古镇,真的是一个让人静心的地方,在这里,我们可以获得短暂的休息和放松,我会怀念这一趟写意之行。

龚滩古镇

发个神评论吧 0 /300

评论(0)

    评论(0)

    暂无评论
      0 /300